深圳城管执法被商贩捅伤解析:不同阶层利益冲突

时间:2019-06-07
author:尚纨

   CCTV《新闻1+1》2009年4月29日播出《城管:管理谁的城市?》,以下为完成台本:

  深圳城管街头执法,被商贩持刀捅伤,冲动的刀锋背后,究竟是谁该喊痛难受?城管执法秘籍曝光,遭受质疑批评,十大绝招出炉,传授心得体会。当短短一周,城管话题反复出现在公众视线中,面对管理和生存的现实,我们究竟怎样才能找到化解矛盾的出口?《新闻1+1》为您解析。

  演播室主持人(董倩):

  欢迎收看《新闻1+1》。

  我们知道如果城管和商贩之间要是发生了争执和冲突的话,我们总会把同情的目光投向商贩,但是如果在争执中商贩伤害了城管,甚至险些要了他的命的话,这时候我们又会同情谁呢?这就给我们提出了一个问题,城管需不需要我们的理解?在管理者和被管理之间,到底有没有一个很好的解决方法?是双赢而不是两败俱伤。王教授,我想听听你对这个问题怎么看?

  王锡锌(特邀观察员):

  城管在执法过程中受到暴力伤害,对于个人来说,这当然是一个悲剧,悲剧看起来它的原因是暴力,但暴力的背后是什么,逝者已去,但对生者来说,我们必须要去追问执法的困境,民众的困惑,以及我们制度变革的困难。

  主持人:

  前不久就在深圳发生了一件在执法的过程中,商贩伤害到城管的事情,我们来看一下。

  (播放短片)

  解说:

  一直以来,摊贩和城管之间的关系被很多人戏称为老鼠和猫,然而这次发生在深圳街头的这起摊贩和城管间的暴力事件,却让老鼠和猫的角色发生了置换。

  上周六下午2点钟左右,就在这个位于深圳闹市区的人行天桥上,发生了一起摊贩刺伤城管的流血事件。当时4名城管队员来到天桥上进行执法的时候,摆摊卖衣服的老帅夫妇一家坚决不愿意离开。

  刘锡贤(新安街道办执法队队长):

  不愿意离开,那队员在试图劝阻他的过程当中,他突然拿出刀来,然后就把我的其中一个队员就刺伤了。

  解说:

  整个过程都被一旁取证的工作人员用数码相机拍摄了下来,在照片上可以看到,摆摊小贩老帅,突然拿出一把30厘米长的刀对着城管队员练士滔连刺了两刀,这一切都发生在一瞬之间。最后,练士滔被送往宝安区人民医院抢救,他的胸腔和肺腔被刺穿,一条肋骨被刺断。

  练士滔今年30岁,到执法队工作已经近3年,在练士滔同事的眼中,他平时是个为人忠厚老实,工作勤勉,执法也一贯文明的人。然而老实二字同样是在天桥上做生意的众多摊贩对老帅的评价,他们都说,老帅很老实,夫妻俩和大家平时都玩得不错。

  记者:

  他有这把刀你不知道吗?

  阿群(小摊贩妻子):

  不知道,知道的话我肯定会阻止他,我不想有这种事情发生。

  解说:

  在妻子阿群的口中,老帅是个内向老实的人,还在上海读过大学,平时连一只鸡都没杀过。当事人双方均被评价为老实人,但这场流血暴力事件却真真实实的就发生在两个老实人之间,刺伤城管队员之后,犯罪嫌疑人老帅逃跑,他的妻子阿群被警方带回。

  阿群:

  我只是吓吓他(城管),不要拿我的衣服和架子。

  记者:

  为什么会想这么极端的方法来吓他们(城管)呢?

  阿群:

  人逼到急的时候是没办法的,他(城管)就是抢我们东西,我们也是为了生活嘛,没办法的。他们有人给工资,我们没有啊,我们都是靠着自己的劳动去赚钱养活家。

  解说:

  算起来,这已经是本月发生在深圳的第二起城管队员流血事件了。4月8号,城管队员“卫发兴”在执法中劝两个在路边卖麻辣烫的小贩离开,随后他在吃饭的餐厅内被小贩捅死。

  刘锡贤:

  目前来说,我们根据队员反映,一线的队员反映,现在越来越多的小贩,不管你是卖水果的,还是卖别的一些摊的,他都相应地备或者刀或者是铁管。

  解说:

  根据新安街道办执法队队长刘锡贤介绍,上次流血事件发生后,深圳已经吸取教训,开始陆陆续续添置防护的设备,但没想到,还没有配齐,就又发生了这次的血案。

  有媒体今天发表评论说,城管既像夹在婆媳间的儿子,又像钻进风箱里的老鼠,两头受气,为啥不给他们一份理解。还有评论说,城管PK摊贩,其实他们都是为了混碗饭吃,而这碗饭都不容易。

  如今,老实人练士滔虽然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但仍然躺在医院里治疗,这两个老实人老帅却至今下落不明,这两个老实人的悲剧发生后,那些备在小贩身边的防身刀具却依旧是一颗又一颗的定时炸弹,究竟城管与摊贩之间的关系要怎样协调,才能保护其他人在今后的城管执法过程中成为新的牺牲品?

  主持人:

  这件事情的最新情况,我们通过连线《南方都市报》的记者来了解一下。张俊彦你好。

  张俊彦(《南方都市报》记者):

  你好。

  主持人:

  我们知道你是第一个报道这件事情的人,你给我们介绍一下,这件事情现在发展到什么情况了,老帅有没有找到?

  张俊彦:

  现在从我们了解的情况来看,老帅还是在逃,然后城管这边,练士滔现在还在病院继续观察。

  主持人:

  他还有没有生命危险?

  张俊彦:

  现在已经没有了。

  主持人:

  这件事报道出来之后,深圳当地的市民对谁同情的更多一些?

  张俊彦:

  相对来说应该是对城管同情的相对要多一些,毕竟他是受害一方。

  主持人:

  那对这件事情,你作为报道者,你作为一个普通老百姓,如果让你来选择的话,你会同情谁?

  张俊彦:

  相对来说我还是比较同情城管吧,因为相对来说,因为城管他们是在执行自己的任务,而且在这个事件中,他们毕竟没有暴力执法的情节,然后确实也受害了,从这个具体的事件来说应该还是比较同情城管。

  主持人:

  你为什么这么强调具体事件这样的定语?

  张俊彦:

  因为我们看到一系列的城管跟摊贩之间的冲突,之前的很多事件中,其实城管这边也是存在一定的,可能有一些执法上的一些方式的不妥当,或者是其他的一些情节。

  但是在这次练士滔跟帅建华之间的冲突这件事情里边来说,应该说确实练士滔这边没有太多暴力执法的细节。

  主持人:

  好的,谢谢。

  王教授,你看刚才反复的这个短片里面强调,两个人都是好人,平时都是老实人,但问题是怎么两个老实人,他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就会被逼的做出恶事来,是什么把他们逼到这个绝路上来了?

  王锡锌:

  我想在这里很典型的是一个利益的冲突。那么城管执法,刚才记者也说了,他是代表某一个所谓的公共利益,或城市人的利益。

  那么另外一方,商贩,他是直接的个人的利益,但这两个利益碰到一起的时候,其实必然会有一个冲突,而这种冲突,如果在某一种特定的情境下,我们所说的老实人,其实有可能为了至为关键的利益而发生冲突,并且导致冲突的升级,就像刚才片中当事人的妻子所说的,被逼的没有办法。在具体个案中我们看到,其实是利益的这种格局本身没有协调好。

  主持人:

  您说到利益,按说这个执法也好,然后是被管者也好,他们的利益应该是共同的,因为同样生活在这样一个都市里面,执法者应该保障的是被执法者的利益,而被执法者的利益也同样应该是整个这个城市的,就是我们以人为本,所有的人,不管是执法者还是被执法者,人的利益是最重要的,怎么利益的格局会出现不同呢?

  王锡锌:

  人的利益在这里如果我们用一个结合体来说的话,在抽象意义上它是一致的。但是在城市里面我们知道,城市到底是谁的,城市至少可以被分为城里人,或者说居住在城里,有一定的这样一种地位,特定利益的这样一个群体,以及外来者。所以在这里面,应该说是有这种利益冲突,比如说我们城管涉及到市容环境卫生,特别到对无证商贩的管理,那么这时候利益的冲突显然是比较直接的。

  主持人:

  那还得问您一下,这个利益是执法者的利益还是被管理者的利益?谁的利益更能体现以人为本的人的利益?

  王锡锌:

  应该说这两方的利益都需要得到体现,但是这时候我们看到,实际上利益会有一个冲突。那么我觉得城管或者是商贩,也就是说城管执法的一个领域就是对无证商贩的管理,他们可能都可以各执一词,比如我们刚才讲到,城管他是代表整个城市在执法,可是当我们这时候讲整个城市的时候,实际上是把这个商贩排除在他们所讲的城市之外。所以他们的利益依然需要在一个高的层面上,那就是我们的城市到底是谁的。

  主持人:

  那城市我们知道,随着这种城市化的不断发展,它各个层次,层次越来越多,而且各个层次都有自己不同的利益,如果你把某些人的不同的层次,或者说是底层的层次排除在整个城市的利益之外的话,我们还提什么以人为本呢?

  王锡锌:

  那就看以谁的人为本。所以在这里面,我们看到城管执法有许多领域,城管执法的领域非常多,但为什么就是在对无证商贩的管理领域最为突出呢?因为在这里,城里人和所谓外来者的利益冲突最为剧烈。我们一方面在享受某些便利,但另外一方面,城市的管理,比如市容环境卫生,以及对合法经营等等这些管理,又需要城管来对他们进行管理。这时候,这样的利益冲突,其实我看是整个城市中不同阶层之间的这种利益的一种冲突。

  主持人:

  我们说到城管的执法,就是他们的执法权方面是比较弱的,而这个小商小贩他们也可以说是生活在整个城市的底层,两个弱,当他们相遇的时候,为什么是棍棒相加?甚至是血刃相见?

  王锡锌:

  所以非常有讽刺意味的是,有的时候暴力是弱者的武器。比如就城管来说,城管管的事情很多,被推到城市管理执法的第一线,很多领域都可以看到城管的身影。至于城管因为直接面对这些所谓的比较底层的这些人,而他的执法权主要又只是罚款、暂扣,有的时候有没收。另外一方面,城市底层这些人,他们生活在一个可以说是一个比较低的生活保障底线上,因此看起来很小的利益对他们来说却是一个底线,这两个弱者,所谓的弱者相遇,有的时候为了这样一个利益,可能会诉诸暴力。

  主持人:

  我看到有一个很有意思的说法,说城管在某种程度上,跟中国男足一样,谁都可以骂,而且骂得越狠越痛快淋漓,可能是越有理,问题是难道城管他们就不需要同情吗,因为我们看到一系列的事情,城管他也有自己的苦衷。

  王锡锌:

  城管当然有很多苦衷,应该说有很多的苦衷,我觉得我们很多时候将城管妖魔化,这本身不符合我们城市共同的利益。

  你比如说城管,第一,他的权力有很多人质疑他,其实城管的执法权其实是通过集中处罚权赋予他的,他被推到第一线,同时他的执法权力比较弱。第三,他面对的,就像您刚才提到的,是一个比较弱势的,因而也可以更获得民众在情感上同情的个体。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城管执法的这样一个体制环境,相对来说也是比较脆弱的。




本文转载于 新浪网:http://news.sina.com.cn/c/2009-04-30/001717716130.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