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公安厅副厅长:10万悬赏一定兑现

时间:2019-06-13
author:阚颧寞

  昨日,武汉市江汉区公安分局和随州市公安局完成对“1・4”特大凶杀案凶手熊振林的交接后。省委常委、省公安厅长吴永文就在随州市公安局发表讲话对全体参战民警表示祝贺和感谢。

  吴永文说,春节将至,我省发生这起特大凶杀案,公安部及省委省政府非常重视,全省警方感受到空前的压力,案子不破,这个春节不好过。吴永文说:“所以我在这里要真心实意地感谢大家。”

  吴永文说,接下来的审讯工作也要做扎实,要把案子办成铁案。审讯时要跟犯罪嫌疑人心平气和地谈,要挖掘出其犯罪的根源。

  吴永文还给在座的参战人员作揖致敬,并风趣地说:“大家都辛苦了,今天下班后,大家可以去喝点酒,庆贺庆贺。”

  侦破详情

  分管刑侦的副厅长尚武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披露了一些随州“1・4”特大凶杀案侦破的细节。

  本来,尚武昨日一大早就赶到随州召集相关部门再次召开案情分析会,进一步部署追抓熊振林的工作方案。他正在案发现场再次查看的时候,传来令人振奋的消息:熊振林在武汉落网。尚武说:“这个案件在公安部的指导下部署非常成功,我早就料到会在春节前破案。”

  分析他可能去了海南

  尚武介绍,案发当日,专案组就对熊振林的心理活动进行了准确的分析。通过调查发现,熊振林在4日就去超市买了一些出远门必备的物品,而且其银行账号里的钱也于4日全部取走。这一切说明了熊振林是早有预谋作案。

  随后警方对熊振林的“运动方向”进行了分析:可能已经离开随州,并通过武汉这个中转站去了海南、广东、四川等地。结果,熊果然是去了海南之后,又杀回了湖北。

  微型通缉令立大功

  尚武介绍,这次随州“1・4”特大凶杀案的告破,悬赏通告、新闻媒体、“掌中宝”等立了大功。

  案发后,警方迅速发出A级通缉令,在街头、新闻媒体上刊登悬赏通告,使熊振林的形象深入大多居民和每一位民警的脑海之中。此外,警方还借助破获谢先荣特大抢劫杀人案的经验,制作了类似扑克牌的微型通缉令,发放到每个参战民警的手中。

  民警笑称这个微型通缉令为“掌中宝”。记者看到,“掌中宝”的正面是熊振林的彩色照片,背面则是熊振林的一些特征及其携带的物品。

  昨日民警接到线索后,利用随身携带的“掌中宝”,认定嫌疑对象就是熊振林,并一举将其擒获。

  回来是为了再杀人

  专案组民警介绍,经过初步审讯,结合对案发现场的勘察,已经初步排除了多人共同作案的可能性,也没有共同作案的动因。

  警方介绍,本月6日在东西湖召开的“1・4”特大凶杀案案情分析会上,专案组就分析熊振林即使外逃,他仍然会回来“杀回马枪”继续杀人的。因为他的作案计划还没有完成。比如他的前妻就已经列入杀害的计划之中。

  10万悬赏一定兑现

  有记者问,“1・4”特大凶杀案公安部发出A级通缉令,对提供线索、抓获犯罪嫌疑人的,公安机关将给予人民币10万元奖励,并为其保密。这个奖金何时兑现?

  尚武说:案件的告破,相关群众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对于有功的群众,其有功行为得到公安机关的认定后,一定会将悬赏奖金兑现。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走近嫌犯

  对军事知识颇有研究

  省公安厅副厅长尚武告诉记者,在熊振林的住处发现了大量军事方面的书籍。经调查走访得知,熊振林平时对军事知识很有研究。他有一定的反侦查、反抓捕的能力。

  熊振林在逃至海南后敢于再次回到湖北,是其所谓的“军事理论”使然,他认为这是“敌进我退”、“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

  昨日,江汉警方将其押上警车的时候,他还对警察说了句:“我的包包别忘了给我拿着。”里面还有一本军事方面的书籍。

  而当警察将戴着手铐脚镣的熊振林押进看守所时,他的心情异常放松,随口说了句:“总算可以睡个安稳觉了。”

  情感纠结是作案动机

  专案组民警介绍,熟悉熊振林的人都知道他的性格:心胸狭窄、争强好胜、报复心强。此外,熊振林吃喝嫖赌无所不为。经过初步审讯,熊振林的作案动机主要是因为情感和一些小矛盾。

  记者采访了解到,今年35岁的熊振林结婚多年,但妻子没有生育,后来抱养了一个孩子。去年上半年,熊振林和妻子离婚,想和关系较好的死者朱某结婚,但遭到拒绝。此时,熊振林又想回头和妻子复婚,也遭到拒绝。所以他对朱某和前妻均怀恨在心,伺机将2人杀死。

  熊振林除了杀死朱某及其孙子,为何还要杀死那些雇工?警方介绍,一些雇工平时和熊振林或多或少有一点点矛盾,而且他称有的雇工还“占过我的便宜”。“所以杀一个也是杀,杀几个也是杀,反正是犯下了惊天大案,难逃一死”。熊振林为此制订了详细的杀人计划。

  警方称:熊振林对母亲特别孝顺,母亲对他也很好。

  熊振林的母亲詹红英今年72岁,住在距洛阳镇收购站10多公里外的随州何店镇贯庄村。

  熊振林生于1974年,在家排行老四,是詹红英和第二个丈夫所生。熊振林自从技校毕业后,就开始跟父亲学习收破烂,曾辗转多处,于2000年在洛阳镇花2万元买了一块地,建起自己的废品收购站。

  熊振林在作案后的1月5日凌晨,给母亲打过电话,他对母亲说:“你以后再不要给我打电话了。我走了,现在就走。家里有些值钱的东西,您来拿过去。”

  “你要到哪里去?你那么大的摊子,走了怎么办呢?”詹红英急了。但这时,电话被挂断,怎么拨都拨不通。

  詹红英意识到儿子可能出事了,便穿好衣服往镇上赶。清晨5时许,老人徒步走到废品收购站,天还没有亮。收购站的大门小门都敞开着,灯也亮着,但收购站内总共3个床铺,却看不到一个人,熊振林的床上和帮工的床上都没有人。

  老人找了近半小时,没发现人。这时,她看到收购站一个柜子边有一把斧头,还有一把一米多高的铁叉。斧头和铁叉上都是血。老人隐约感到了什么,便把斧头扔进厕所里,把叉子扔进沟里。天亮后,民警来到现场。老人被告知,熊振林杀人潜逃了,便将斧头和铁叉捞上来,交给了警方。

  回访现场

  昨日傍晚6时许,记者在随州市公安局采访完后,又赶到30公里之外的案发地随州市曾都区洛阳镇。赶到案发地时,这里已经是一片漆黑。案发现场的门都贴着封条,周围看不到一个人,十分凄凉。

  死者后事均已料理完毕

  好不容易看到一位当地村民,记者向他打听有关死者的家。

  死者丁永兰今年58岁。她家与她遇害的地方(废品站)仅有一河之隔。亮着昏暗的灯光,紧闭着大门。记者敲开大门,开门的是死者的儿子谢某。他家的堂屋里,摆放着死者的灵堂。谢某告诉记者,他已经知道杀害他母亲的凶手熊振林已落网。

  “熊振林做了伤天害理的事情,盼望政法机关早日处决熊振林。”谢某悲愤地说。

  记者了解到,丁永兰被杀后,当地政府给其家里支付了一些慰问金。

  其他死者家属也都领取了一定数额的慰问金。目前,“1・4”特大凶杀案所有死者的后事均已料理完毕。熊振林落网,对死者的家属们都是个莫大的安慰。

  熊振林的哥哥在随州贯庄村老街开了一间杂货店。走进店铺的里屋,熊振林的哥哥正在上网,他说,正在网上寻找并确认弟弟被抓获的消息。他没有拒绝采访,而是招呼大家坐下,并端茶倒水。

  从记者这里证实到熊振林被抓的信息后,他便沉默了。一旁,他妻子反复强调,熊振林的事跟他们没有任何关系。

  熊振林的哥哥最后说,事实上,弟弟走上这条路,完全是因为他不幸的婚姻,使他的性格变得古怪、暴戾。对于熊振林为何要杀死自己的雇工?熊振林的哥哥说,这个问题至今让他想不通。




本文转载于 新浪网:http://news.sina.com.cn/c/2009-01-12/024017023011.shtml